铜豌豆儿~

和风霁月

啊  好烦……  脑洞太多!但是写不出!

喜马拉雅山的猴子

喜马拉雅山的猴子✧

越是刻意想要忘记的东西,却越是会很深刻地停留在脑中。顺其自然就好。
(毕丁girl毕须开心 /架空occ / he /废话预警)

1——我罩着你!

呼呼呼呼呼~
汗水顺着发梢流进眼睛,迷得眼睛生疼。丁泽仁慌张地往前跑着,周围是迷雾一片。他不时地回头,放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怪兽在追赶他。却在下一步往前踩空,身体被重力拉扯急速下坠,落入深渊。
啊!

呼,原来是梦。他顶着一头乱毛,懵懵地坐在床上还在回味刚刚那个失重带来的惊慌感,心脏砰砰砰地乱跳。唉,想来是最近压力真的太大了。

这个夏天开学丁泽仁就升高一了。靠着好运气打擦边球进入这所好学生如过江之鲫的学校所带来的快乐,在上学日期一天天迫近的时候,慢慢被消磨殆尽。背靠着大树好乘凉是没错,但是背靠着大树自己却不是大树却很心累。

窗外炽热的日光铺天盖地,明晃晃地照着书桌上的高中新教材。他又想起提前开学的消息,顿时觉得烦躁,想把自己塞回被窝里,把时钟拧住不动。

“阿姨好!”

丁泽仁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拉开椅子,摊开书本,坐到书桌前。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得不可思议。丁泽仁甚至来不及在脑中思索太多,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完成了整套动作。意识到这点之后,他的脸有点烧起来。不知道是外面的日头太毒,还是心里的火苗在乱窜。

来的人是毕雯珺。

说起来,他俩并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发小关系。后来,他俩想起这点总觉得有些遗憾。总是觉得好可惜啊,不能和对方共度与子同袍的童年时代,不能有那种不需约定也日日相见的岁月,不能在一个又一个日头下泼辣辣地打滚大笑,在放课后绕着院子一圈一圈地跑。

其实两人相识的契机是双方的妈妈。同在一个购物打折群里边,丁妈认识了毕妈之后,迅速就结成了一同逛街,分享各色消息的友谊。自然,在得知毕雯珺也在那所高中念书,而且三年一直保持在尖子班这个消息之后。她更是欣喜,忙不迭地介绍了两个小孩认识。

“这个是你毕阿姨的儿子的qq号码,你赶紧加上。人可是尖子生,理科特好,多向人学习学习。”这样的开场,丁泽仁自是有些厌烦。在老妈的监督下,他加上了这个叫“火力少年王”的哥们。“嘁,一看就是个书呆子”,丁泽仁盯着这个人“一杯咖啡”的原始头像,在心底嗤笑。瞥了一眼自己的海贼王头像,嗯,高明多了。

其实两个人都不太喜欢在网路上交流。比起面对面,看着对方眼睛的直接交流,在网路上的交流实在是太费劲儿又别扭。尤其是顶着这样两个头像和昵称交流学习,实在是太奇怪了。一来二去,两个人除了刚加的时候,寒暄了几句话,总共也没说几句。

后来还是因为妈妈。中考结束的暑假长得令人乏味。被心仪高中录取的喜悦也在炽热的空气里慢慢蒸发。看着一早发下来的报名单上的一串序列号,按以往惯例这就是进学校的排名了。“诶呀,这排名算是末尾了吧。这好学校就是好学生多啊。”丁妈一边端详着报名单,一边打着电话。“你可得让你家雯珺多帮帮泽仁,给他传授点学习经验。”

丁泽仁瘫在沙发上,看着聊天框里边的文字,叹了一口气。
“见一面吧,我还是喜欢面谈。”

也不是说丁泽仁有社恐,他还是挺活泼开朗的一小男孩,朋友兄弟也不少。不过这次中考大换血,就他一人狗屎运进了这高中,其他哥们儿都去了另一所高中。本来他就够烦的了,现在还要去认识一个“给他传授学习经验”的“优秀学长”。这么美好的假期,干点什么不好啊,要去听一书呆子说教。

丁泽仁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出门了。想着欺负正经人也蛮好玩的,就当看看这个十项全能的火力少年王有多厉害了。

约在kfc见面,丁泽仁心不在焉地带着耳机盯着日头,嘟嘟囔囔地推开店门。刚一推开门,环顾了一下周围,就看见斜前方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只是耷拉着背脊,头低着,靠在座椅上。快速地瞥了一眼之后,丁泽仁心跳莫名地有点加速,耳机的音乐混杂着店里音乐有些震得耳膜突突地跳。

“到了吗?我坐在店门的左手边。”
丁泽仁转向了那个身影。

“我穿着白T,黑色破洞裤。”
那大高个抬起头。看到眼前站着的小人之后,抿起嘴招招手,“是丁泽仁吗?”丁泽仁眼睛倏忽一亮,“毕雯珺。”

丁泽仁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不自觉地攥紧了耳机线,在手指上绕来绕去。然后冲到座位面前,膝盖磕到了椅子角,有点疼。鬼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这么快。不是要来欺负正经人的吗?怎么感觉自己像被欺负的正经人。人家只是笑了一下而已。

“没事吧。”毕雯珺起身,想要去看看他的膝盖。“没事,没事,我求贤若渴。”丁泽仁捂着膝盖讪讪地对着对面笑了两下,眼睛都没对上。“求贤若渴???我tm在说什么鬼东西?”丁泽仁懊恼地在心底嗷嗷叫。

毕雯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哈哈大笑。他坐回原地,望着小孩红红的耳朵。心尖好像被一片羽毛轻轻拂过,有种奇异的柔软。他看着丁泽仁弯下腰只露出一个发旋,几撮发丝随着动作微微掀动。他看得出来,这小孩的尴尬症在爆发边缘了。这个羞涩尴尬又讷于言表的小孩还蛮招人喜欢的。

丁泽仁在桌下调整好呼吸之后,暗暗叫了几声:“怂什么,不就是一长得还行的书呆子嘛,我丁某人是男子汉,要大方一点。”他坐起身,咧开嘴,眯着眼,扯出自认为最乖巧的笑容,“你好,我叫丁泽仁,今年马上升新高一了,请多指教。”嗯,礼貌满分,笑容满分,语言满分,丁泽仁满分!丁泽仁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不自觉笑容又更深了一点。

毕雯珺盯着面前这个抬头挺胸的小人。明明是一个客套的自我介绍,怎么从他嘴里出来就有点好玩呢,好像还带点可爱。他盯着丁泽仁两边的酒窝,不自觉地也咧开了嘴笑,露出了两个酒窝,“你好,你好,我是毕雯珺。嗯…… 我是你学长,比你大两届。我们在qq上联系过。”毕雯珺眯着眼,过长的刘海分到了两边,露出好看的眉眼。

丁泽仁习惯跟人交谈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毕雯珺的眼睛。他可真好看啊,之前听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歌词和女生摘抄在花花绿绿本子上的句子都在他脑海里回荡。

“你要喝点什么吗。”毕雯珺轻轻地扣着桌子面。“可乐!”丁泽仁突然大声,后来自觉声音太大又轻轻补了一句“冰的,冰可乐…… 谢谢……”毕雯珺笑笑起身。

待毕雯珺走后,丁泽仁赶紧把耳机塞到包里,把手机关机了,然后掏出纸笔,端端正正地坐着。

诶?到底谁是正经人?

毕雯珺拿着可乐放到他面前,不知道是空调的冷气还是饮料的寒气,抑或是毕雯珺清清凉凉的味道。丁泽仁只觉得有种沁入皮骨的清爽,带走了刚刚浮躁得冒泡的心情。

毕雯珺拿过面前的纸笔,开始比划,说着一些东西。丁泽仁觉得时间好像有片刻的静止,要不然他怎么会连毕雯珺发丝晃动的弧度,都看的那么清楚。他晃晃脑袋,把头埋下去,听着毕雯珺的话。

毕雯珺望着眼前这颗时不时点头的小脑袋,暗暗发笑。卷翘的睫毛微微翕动,落下一片好看的阴影。软趴趴的刘海不过眉,柔软地扑散在额前,随着脑袋轻轻晃动。丁泽仁的手虚握着拳头,抵在桌边。手比自己小得多,应该一手可以包起来吧。咳咳,他突然不想讲了。

丁泽仁抬起头望着毕雯珺,“怎么了?”毕雯珺丢了笔,靠在椅子上,眼睛瞄向窗外,“诶呀,不想讲了,还没开学呢。讲这么多倒把你给吓着。”

“是挺吓人的,”丁泽仁耸耸肩,“我走了狗屎运才进了这学校。我已经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唉~我妈非得让我来取经。我也愁啊。”他脑袋搁在可乐杯上,一双小鹿眼望着毕雯珺。
 
冰可乐外壁的水珠好像晕进了丁泽仁的眼睛里,要不怎么看起来湿漉漉的。毕雯珺倒想去摸摸他的头,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没事,小弟弟,高中也没那么可怕。”

毕雯珺突然换了一副模样,一副胸有成竹的欠揍模样,说:“诶呀妈呀,也别脑瓜子疼了。反正都进了这学校,也没啥好消极的,我看你这个小兄弟骨骼清奇,必是奇才。你不妨拜我为师,我以后就罩着你了。”他歪嘴笑得倒像个诱拐儿童的邪教。

丁泽仁的男子汉气概这时候却被激起,正要反驳。又想想人家确实比自己大,又比自己厉害,拜个师傅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又总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师傅的辈分也太大了吧,太有距离了。“师父就算了吧,我叫你一声珺哥总可以吧。”

“珺哥!”丁泽仁眼神亮晶晶,又咧开嘴笑。
“诶”毕雯珺也笑了,长舒一口气。

就这样,丁泽仁本惶惶的假期有了珺哥的陪伴倒也增色不少。这位珺哥真的是十项全能,火力少年王也不是中二病的心血来潮,而是真的能参加比赛的技术高超。

回到现在。丁泽仁从床上跃起端坐在桌前。
“要开学啦,我们高三比你们还早去。我明天就去学校啦。”毕雯珺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丁泽仁的桌子上。“诶呀,别看书了,开学有的你看的。你现在好好调调心态就行,到学校去,有我罩你呢。”

“要开学了,我就是有点担心……我本来不是这样患得患失的人,就是有点不舒服……诶呀,没事没事,我一男孩子,怎么婆婆妈妈的。”丁泽仁索性合了书,絮絮叨叨。

毕雯珺看了看旁边念叨的丁泽仁,用胳膊碰了碰他,撺掇道:“泽仁要不你也报个补习班好了,跟我报一个,到时候周末下课我带你去玩。”

嘴里说的是“我带你玩”“我等你上学”“跟我去吃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毕雯珺习惯于把自己放在一个主导的位置,那种需要稍微比丁泽仁成熟一些的自我认定仿佛来自于冥冥之中的中二使命感,但是性格使然也好,使命召唤也罢,他自己都没发现,他有多么喜欢借着那点主导力把丁泽仁拉到自己身边。

(诶呀妈呀  写这个也太累了。
接下来就是开学啦,校园毕丁上线。)

——第一次写带感情线的同人。希望能够大家看得开心吧。我这个人写东西容易絮叨,加一堆细节。欢迎大家提意见评论。
不用关注我,现充较多,有粗略大纲,尽力写。